<acronym id="uw0co"><center id="uw0co"></center></acronym>
<acronym id="uw0co"><center id="uw0co"></center></acronym>
<rt id="uw0co"></rt>
<acronym id="uw0co"></acronym>
<acronym id="uw0co"><small id="uw0co"></small></acronym>
<acronym id="uw0co"><small id="uw0co"></small></acronym>
<acronym id="uw0co"></acronym><acronym id="uw0co"><center id="uw0co"></center></acronym>
<acronym id="uw0co"><center id="uw0co"></center></acronym><acronym id="uw0co"></acronym>
  • 最近訪問:
發表于 2021-04-29 19:02:02 股吧網頁版
【視頻實錄】巴菲特直播課:抱團股是投資還是投機?
來源:第一財經

  從去年的抱團股大漲,基金經理被瘋狂追捧甚至出圈。到近期的一季報預告期間,不及預期的抱團白馬股頻頻閃崩,出現了“一天殺一只白馬股”的節奏,部分基本面未出現重大變化、一季報業績高增長的白馬藍籌也大幅下跌。抱團股這個詞一直被我們反復提及,被抱團的股票有什么特點?以白馬藍籌為代表的抱團股到底是價值投資還是一種投機?今天我們來和場內的嘉賓一起探討。以下為圖文實錄:

  【19:09:07】

  【19:17:13】

  朱小玉: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今天的巴菲特公開課,在本期的巴菲特公開課,我們想和大家聊一聊在A股市場上比較有意思的一個現象--抱團股,當然我們不知道國外的市場上是否也存在這樣的現象。從去年的抱團股大漲,基金經理被瘋狂追捧甚至出圈。但到今年,特別過完農歷春節回來之后發現抱團股經歷明顯連續性下跌,到近期披露一季報時間窗口很多不及預期的白馬股頻頻閃崩,出現了“一天殺一只白馬股”的節奏,但4月底時又發現一個新的現象,有一些似乎也同樣存在在抱團股當中,比如說它基本面沒有發生重大變化、一季報業績高增長的情況,賽道有獨占性,壁壘也比較高的情況下還是有緩步繼續增長修復之前快速下跌的趨勢,為什么現在為止可以看到明顯分化。這幾年當中所謂的抱團股這一個詞也被我們大家反復的進行提及,這一個抱團究竟有什么樣的特征,什么是抱團?是不是以白馬藍籌為例就是完完全全抱團股呢?今天我們話題當中定一個點,這一個抱團股究竟是一種價值投資思路還是所謂的投機的思路?

  今天我們非常有幸為大家請來業界三位大佬,一同聊一聊抱團股究竟是投資還是投機的話題。首先坐我身邊這一位是來自益盟首席戰略官梁宇峰先生,平安證券研究所所長助理魏偉先生,線上的嘉賓是望華卓越首席投資官戚克栴先生。非常開心今天與三位嘉賓探討這個話題。既然說到抱團股,我們今天節目當中也定義一下,什么是抱團股,它有幾類之分,當中有什么特點?我們首先請梁總說一下定義。

  梁宇峰:確實像您剛才說到抱團這個現象其實一直存在,只不過這一次的抱團有一點讓大家覺得極端,因為基金重倉股估值處于歷史高位,我們內部統計過前五十大,前一百大基金重倉股看TTM市盈率大概到七八十倍,很多消費股估值到一百多倍,大家議論這個事情。但如果回頭離石區看的話,抱團其實并不是一個新鮮的事情,歷史上有很多的抱團。我想第一個抱團是抱什么樣的股票?其實很簡單,一定是基本面好的公司,沒有聽說基金公司抱那個業績差的,不好的,一定抱基本面好的公司,也跟基金公司整個投資決策思路一致。

  如果看歷史上各種抱團股,我們會發現一個現象,是什么樣的現象呢?每一輪基金的重倉股所謂的抱團股,跟當時中國經濟增長動力或者當時的一個社會思潮大家觀念緊密相關,第一次抱團是所謂五朵金花,那時候把鋼鐵,汽車。很早了,當時反映背景是中國的重工業化進程。后面中吉,中國船舶,就反映中國外向型經濟蓬勃發展高速增長。后來到消費,醫藥,科技都抱過團,去年抱團跟疫情來了大家尋求確定性相關,所以抱著像消費這些,大家尋找新的增長點,老的經濟不行了,類似智能汽車,新能源這一塊兒會抱的比較厲害。

  我覺得這一個事情怎么理解?第一個本身我覺得邏輯本身是合理的原因,機構抱團一定抱有好的發展前景,公司基本面好的公司。這些公司其實A股就那些公司,就那一個池子號稱四千家公司可能真正值得深度研究和挖掘就10%左右,真正值得投資的可能就重點投資的就5%左右。所以它天然的就形成一個抱團。這是一個合理原因。但另外一個原因可能不是特別理性的原因跟機構業績考核機制連在一起。比如我是一家機構,今天募集兩三百億資金,我買什么?如果看消費我覺得消費貴,可能七八十倍甚至一百倍也覺得貴。但我琢磨這個事情,我決策里面如果不買消費,我買什么呢,我們如果買其他消費繼續漲,不是我的短期性業績壓力會很大嗎,所以有很大一部分抱團原因除了前面講那些理性的合理的原因之外,客觀原因之外,我覺得還有一部分原因跟現在基金考核激勵機制,大家評價業績過于短視過于短期有關,這樣也會逼著一部分機構,哪怕知道這個估值已經貴但也沒有辦法。我跟著大流走,可能是對他來說是理性選擇,導致大家就錢越來越多往這些股票上堆,這是我理解的抱團。

  朱小玉:梁總認為所有的抱團股也分成主動抱團和被動抱團區別,分為主動抱團和被動抱團的時間,這些區別會不會對接下來反應也會有所不同。我們一會兒再探討這個問題。我們跟魏總探討一個事兒,現在有一個說法2018年甚至2019年到去年被抱起來所謂抱團股的本質原因是宏觀流動性之下,大家對這一塊兒預期進行更多的上升,是不是這樣一個原因,以及我想問的是這一輪跌下來之后之前主要原因發生改變沒有?

  魏偉:打雷資產配置角度來看可以看到中長期對權益資產,股票資產非??春?。我們認為時代變了,倒推十年看房地產是黃金時代剛剛開始,現在看股票市場,市場流動性也有這樣觀點,長期來看股票市場一定是好的。這樣一個長期的預期之下,在2020年這一個疫情的變化過程中,我們認為市場還是在反映基本面的變化。

  【19:24:22】

  這個基本面的變化是什么?第一傳統行業當中集中度越來越高,優質的公司開始逐步脫穎而出,市場占有率變得越來越高。成為抱團很重要對象,尤其一些傳統消費領域當中,大家都找最好公司。第二個科技行業當中,現在有這么一個說法,我們要找好的產業,好的公司,尤其新興產業當中,這體現在包括新能源汽車,半導體,以及消費電子和一些新材料,新科技等等這些方面。這些領域當中也跑出來一些暫時做得比較領先的企業。它一方面面臨著包括進口替代,包括卡脖子之下一些必須要突破的一些技術的關鍵領域。這一些也成為了龍頭的一個資金追逐的目標。

  這一個情況有沒有變?實際基本面角度來說我們發現沒有變化。第一從中長期來看,是不是更看好權益,現在結論好象也是。資產配置一定要考慮增配,權益類的資產,股票市場的資產。同時我們的股票市場的供給也在增加。按監管這個為什么要搞注冊制,為什么搞科創板?目的是什么?就是要把一些好的科技型企業,放在資本市場來,能夠讓我們的投資者去分享這些企業成長所帶來的投資回報。我們所看到的抱團現象,估值短期高或者短期在高以后是不是有泡沫?我覺得這是一個流動性溢出在一個短期時候的現象,這一個在中國市場其實比較常見。這一個時候大家都集中的看好一些東西。然后錢又很多,比如說舉一個例子,在2020年公募基金的發行總規模權益類的。

  朱小玉:很快。

  魏偉:兩萬多億,這是歷史最多發性的一年,而且現在你看公募基金已經成為第一大機構的資金規模,比保險資管要多,比其他私募和海外資金都要多。它高速增長過程當中它的規模增長也非???,具有所謂機構抱團流動性基礎,錢多,同時又確實明確的去看好這些領域。但是我們從大方向上看,實際上并沒有什么顯著的改變,我們覺得在估值有一定調整之后,甚至于很快,在今年2月份,3月份不能說調整不劇烈,但實際上我們覺得現在市場調整速度也比我們預想當中要快。并沒有進入一個中長期的一個所謂的熊市的環境里面去。所以在整體的一個基本面依然向好的一個情況下,我們覺得整體的投資環境還是沒有發生太大變化。

  朱小玉:魏總我們等一下聊一下,既然您定義是沒有發生基本面太大變化,這一輪下跌之后我們是不是會有所機會,而這個機會在這一次的下和上的過程當中,會不會發生標的的轉變,我們一會兒談。再跟線上的戚總探討一下,我想跟您探討一下,您覺得什么樣的股票,咱們可以把它定義為抱團股或者說咱們為了更加直白一些,所謂的白馬藍籌,是不是就直接劃等號,等于抱團股呢?

  戚克栴: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我想從兩個不同角度,前面兩個嘉賓說很多了說這個事兒,一個中國資本市場1990年設立之后這個角度來看,第二個從國際資本市場來看。因為我是90年代去美國讀商學院,在哥倫比亞大學,學了所謂價值投資的經典,后來在華爾街,在高校,后來我做投行,做投行期間因為不能做股票,事實上我是一個小白身份看這個事兒,投資銀行人員不能做股票。我覺得那一段時間其實很寶貴,以一個中國股民身份在看,過去七八年時間我們進入二級市場看這個事兒,所以我覺得我看的角度恐怕有兩點與前面兩位嘉賓不一樣。

  第一點我從1990年中國資本市場創立來看,第二點從一個更多元的背景來看這個事兒,不是一個只做投資人的角度。我們要回顧一下什么叫做抱團?有若干人聚在一起,經濟學上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理念叫做行為經濟學。就是一個股票市場,資本市場它的定價,不是由于一個理性的,按照歌大格雷俄姆觀點,按照現金流折線來定,而是按照很多人行為來定的,包括羊群效應等等。個人總結中國的股市1990年開始以來,一直充斥各種各樣不理性的抱團行為。很早以前有人抱莊股,后來有人抱消息股,說這都不理性甚至是違法的。如果你回顧中國資本市場發展歷史,中國資本市場始終被一些不理性的抱團困擾,直到這些年監管加強,內幕交易等等其實它的標準有可能極其嚴格,近些年監管努力下才加強。

  另外一方面我們的構成,我看了主持人做了一個材料,應該是機構投資者,說是占到20%左右。我覺得這個比例還不夠高,應該更高。個人覺得應該先到1/3然后再到50%。我覺得中國資本市場,一個年輕的90年到現在40年的市場,從不成熟走向成熟,從散戶太多到有一部分機構投資者,到機構投資者開始趨同,開始抱團,因為這機構投資者還好是受過比較好的教育。知道一些基本財務的概念,當然有所差別。所以我覺得這一個趨勢是好的。個人覺得近期的抱團,如果你看得更長,四十年來看這是在走向價值投資。但是價值投資是非常復雜的概念,即使在美國也只是一小部分人。一些主要的商學院的人,我們認為極少部分人掌握這個東西,更不要說對中國年輕的資本市場國家??隙ê芏嗳瞬欢?,我看在國內所謂價值投資的了解90%是錯的。所以我想回答您的問題,先從宏觀上來講,第一點這是一件好事兒。第二點我覺得現在的這一種現象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價值投資的跡象和啟蒙,但是否是價值投資依然有很遠的路要走。

  【19:24:42】

  朱小玉:謝謝,您剛才說到一個點可能接下來對A股市場流通性來說,機構比例還會進行上升。機構比例的上升是否就意味著我們的市場成熟的角度呢?市場成熟的比率也是否直接意味著所謂的抱團股會越來越多呢?這一個話題我們等會兒繼續與您交流。我們跟正在收看巴菲特公開課直播的朋友們進行一下互動,您投資過抱團股嗎?投資所謂抱團股的標的當中,到現在4月29號您是盈利狀態還是一個虧損狀態?如果盈利大概盈利多少,如果是虧損又是虧損了多少?甚至您可以通過我們的互動留言平臺跟大家聊一聊,您在哪一只標的上面進行盈利和虧損,我們等會兒會選出相對來說比較有意思的留言與嘉賓進行面對面互動。

  我剛剛看一下觀眾朋友們越來越專業,一位觀眾朋友說魏總說到關于流動性并沒有發生特別大轉變之下,觀眾提問說流動性什么時候會發生拐點呢?所謂的一些什么樣的信號,就是這個流動性會發生拐點的時刻呢?我覺得這是一個好問題,我們等會兒和魏總談。我們繼續把話題回到場內,梁總,我們剛剛說了一個點,您說一開始的抱團可能是對于一些所謂的經典的標的一個投資,可能到了末期這樣一個投資的行為,就會變成很多的被動的抱團性的行為。被動的抱團,對于這一個標的的走勢情況當中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是不是會有所謂的主聲浪,這背后是否有更多可能未來某一時刻多殺多的可能性?

  梁宇峰:這一種可能性是有的。其實對于一些股票投資永遠是第一部分先一些聰明錢,提前看到一些被錯誤定價的機會,他進去了,進去之后可能更加主流一些機構看到這些機會也進來了。后期更多一部分是一些后知后覺個人投資者散戶的錢進來,還有一些機構募很多錢,這時候受各種邊界約束被逼著投這些公司,這樣情況會導致有一些公司估值階段性肯定會高估,現在這個階段春節前時我覺得有些公司估值,我角度來看不管跟歷史相比還是跟未來成長性匹配這個角度去相比,我覺得是支撐不了這么高的估值,一百倍醬油,可能每年百分之十幾的增速支撐不了八十倍,一百倍的估值。這一種情況下同樣道理有一部分聰明錢開始悄悄撤退了。這時候對于那些主流機構來說,他可能由于各種原因盤子太大,資金量太大,沒有能夠那么頻繁換倉,這一種情況下面如果整體這一些公司估值太貴一旦增速達不到預期,可能會產生一個說法戴維斯雙殺,業績可能達不到預期,這些公司好在什么地方?剛才兩位嘉賓也講到,這些公司本身絕大公司沒有問題,無非大家覺得估值貴一點。這一個事情我覺得是見仁見智的問題。什么是泡沫,什么是估值,理論來講未來現金流是提前到今天TCF算出來,但這個事兒很不靠譜,未來怎么預測,哪些模型來做,一百人里面一百個估值,但不管怎么說,后面階段后面進去哪些人,因為利潤很薄甚至剛好處于虧損邊緣,從心理學角度這一批人對于虧損的容忍程度或者對波動的認同度最低最容易多殺多。

  朱小玉:是,這確實是要關注的現象。

  梁宇峰:對,反過來有一些很低價格買進去,盈利已經百分之二百,三百。他對波動容忍度會很高,這一件事情本身是不是合理是圍繞行為金融學角度未必合理,但現實就這樣。

  朱小玉:存在即合理,如果說你已經盈利,剛才一個觀眾說盈利500%,如果真的有我覺得非常好,非常厲害選手。但相信你有五倍盈利空間,短期可能20%以內的這一個振幅可能都不會特別進行關注,這確實就是你的成本決定您的心態。我們再和魏總聊一聊,之前我們先看一下大家留言,剛剛說大家有沒有投資過這一個抱團股的標的,情況怎么樣,也和三位嘉賓匯報。有朋友說去年年中到現在虧損九十萬,資產占2/3,是比較大的虧損情況。還有朋友說虧損,還有說盈利五倍,我覺得兩個極端都有,不管之前怎么樣,希望我們的節目之后大家都能夠有一些啟發,在未來的投資當中都可以每天更上一層樓。

  【19:31:27】

  朱小玉:梁總認為所有的抱團股也分成主動抱團和被動抱團區別,分為主動抱團和被動抱團的時間,這些區別會不會對接下來反應也會有所不同。我們一會兒再探討這個問題。我們跟魏總探討一個事兒,現在有一個說法2018年甚至2019年到去年被抱起來所謂抱團股的本質原因是宏觀流動性之下,大家對這一塊兒預期進行更多的上升,是不是這樣一個原因,以及我想問的是這一輪跌下來之后之前主要原因發生改變沒有?

  【19:31:32】

  魏偉:打雷資產配置角度來看可以看到中長期對權益資產,股票資產非??春?。我們認為時代變了,倒推十年看房地產是黃金時代剛剛開始,現在看股票市場,市場流動性也有這樣觀點,長期來看股票市場一定是好的。這樣一個長期的預期之下,在2020年這一個疫情的變化過程中,我們認為市場還是在反映基本面的變化。

  這個基本面的變化是什么?第一傳統行業當中集中度越來越高,優質的公司開始逐步脫穎而出,市場占有率變得越來越高。成為抱團很重要對象,尤其一些傳統消費領域當中,大家都找最好公司。第二個科技行業當中,現在有這么一個說法,我們要找好的產業,好的公司,尤其新興產業當中,這體現在包括新能源汽車,半導體,以及消費電子和一些新材料,新科技等等這些方面。這些領域當中也跑出來一些暫時做得比較領先的企業。它一方面面臨著包括進口替代,包括卡脖子之下一些必須要突破的一些技術的關鍵領域。這一些也成為了龍頭的一個資金追逐的目標。

  【19:36:26】

  這一個情況有沒有變?實際基本面角度來說我們發現沒有變化。第一從中長期來看,是不是更看好權益,現在結論好象也是。資產配置一定要考慮增配,權益類的資產,股票市場的資產。同時我們的股票市場的供給也在增加。按監管這個為什么要搞注冊制,為什么搞科創板?目的是什么?就是要把一些好的科技型企業,放在資本市場來,能夠讓我們的投資者去分享這些企業成長所帶來的投資回報。我們所看到的抱團現象,估值短期高或者短期在高以后是不是有泡沫?我覺得這是一個流動性溢出在一個短期時候的現象,這一個在中國市場其實比較常見。這一個時候大家都集中的看好一些東西。然后錢又很多,比如說舉一個例子,在2020年公募基金的發行總規模權益類的。

  朱小玉:很快。

  【19:36:35】

  魏偉:兩萬多億,這是歷史最多發性的一年,而且現在你看公募基金已經成為第一大機構的資金規模,比保險資管要多,比其他私募和海外資金都要多。它高速增長過程當中它的規模增長也非???,具有所謂機構抱團流動性基礎,錢多,同時又確實明確的去看好這些領域。但是我們從大方向上看,實際上并沒有什么顯著的改變,我們覺得在估值有一定調整之后,甚至于很快,在今年2月份,3月份不能說調整不劇烈,但實際上我們覺得現在市場調整速度也比我們預想當中要快。并沒有進入一個中長期的一個所謂的熊市的環境里面去。所以在整體的一個基本面依然向好的一個情況下,我們覺得整體的投資環境還是沒有發生太大變化。

  朱小玉:魏總我們等一下聊一下,既然您定義是沒有發生基本面太大變化,這一輪下跌之后我們是不是會有所機會,而這個機會在這一次的下和上的過程當中,會不會發生標的的轉變,我們一會兒談。再跟線上的戚總探討一下,我想跟您探討一下,您覺得什么樣的股票,咱們可以把它定義為抱團股或者說咱們為了更加直白一些,所謂的白馬藍籌,是不是就直接劃等號,等于抱團股呢?

  【19:36:44】

  戚克栴: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我想從兩個不同角度,前面兩個嘉賓說很多了說這個事兒,一個中國資本市場1990年設立之后這個角度來看,第二個從國際資本市場來看。因為我是90年代去美國讀商學院,在哥倫比亞大學,學了所謂價值投資的經典,后來在華爾街,在高校,后來我做投行,做投行期間因為不能做股票,事實上我是一個小白身份看這個事兒,投資銀行人員不能做股票。我覺得那一段時間其實很寶貴,以一個中國股民身份在看,過去七八年時間我們進入二級市場看這個事兒,所以我覺得我看的角度恐怕有兩點與前面兩位嘉賓不一樣。

  第一點我從1990年中國資本市場創立來看,第二點從一個更多元的背景來看這個事兒,不是一個只做投資人的角度。我們要回顧一下什么叫做抱團?有若干人聚在一起,經濟學上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理念叫做行為經濟學。就是一個股票市場,資本市場它的定價,不是由于一個理性的,按照歌大格雷俄姆觀點,按照現金流折線來定,而是按照很多人行為來定的,包括羊群效應等等。個人總結中國的股市1990年開始以來,一直充斥各種各樣不理性的抱團行為。很早以前有人抱莊股,后來有人抱消息股,說這都不理性甚至是違法的。如果你回顧中國資本市場發展歷史,中國資本市場始終被一些不理性的抱團困擾,直到這些年監管加強,內幕交易等等其實它的標準有可能極其嚴格,近些年監管努力下才加強。

  【19:36:56】

  另外一方面我們的構成,我看了主持人做了一個材料,應該是機構投資者,說是占到20%左右。我覺得這個比例還不夠高,應該更高。個人覺得應該先到1/3然后再到50%。我覺得中國資本市場,一個年輕的90年到現在40年的市場,從不成熟走向成熟,從散戶太多到有一部分機構投資者,到機構投資者開始趨同,開始抱團,因為這機構投資者還好是受過比較好的教育。知道一些基本財務的概念,當然有所差別。所以我覺得這一個趨勢是好的。個人覺得近期的抱團,如果你看得更長,四十年來看這是在走向價值投資。但是價值投資是非常復雜的概念,即使在美國也只是一小部分人。一些主要的商學院的人,我們認為極少部分人掌握這個東西,更不要說對中國年輕的資本市場國家??隙ê芏嗳瞬欢?,我看在國內所謂價值投資的了解90%是錯的。所以我想回答您的問題,先從宏觀上來講,第一點這是一件好事兒。第二點我覺得現在的這一種現象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價值投資的跡象和啟蒙,但是否是價值投資依然有很遠的路要走。

  朱小玉:謝謝,您剛才說到一個點可能接下來對A股市場流通性來說,機構比例還會進行上升。機構比例的上升是否就意味著我們的市場成熟的角度呢?市場成熟的比率也是否直接意味著所謂的抱團股會越來越多呢?這一個話題我們等會兒繼續與您交流。我們跟正在收看巴菲特公開課直播的朋友們進行一下互動,您投資過抱團股嗎?投資所謂抱團股的標的當中,到現在4月29號您是盈利狀態還是一個虧損狀態?如果盈利大概盈利多少,如果是虧損又是虧損了多少?甚至您可以通過我們的互動留言平臺跟大家聊一聊,您在哪一只標的上面進行盈利和虧損,我們等會兒會選出相對來說比較有意思的留言與嘉賓進行面對面互動。

  【19:37:05】

  我剛剛看一下觀眾朋友們越來越專業,一位觀眾朋友說魏總說到關于流動性并沒有發生特別大轉變之下,觀眾提問說流動性什么時候會發生拐點呢?所謂的一些什么樣的信號,就是這個流動性會發生拐點的時刻呢?我覺得這是一個好問題,我們等會兒和魏總談。我們繼續把話題回到場內,梁總,我們剛剛說了一個點,您說一開始的抱團可能是對于一些所謂的經典的標的一個投資,可能到了末期這樣一個投資的行為,就會變成很多的被動的抱團性的行為。被動的抱團,對于這一個標的的走勢情況當中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是不是會有所謂的主聲浪,這背后是否有更多可能未來某一時刻多殺多的可能性?

  梁宇峰:這一種可能性是有的。其實對于一些股票投資永遠是第一部分先一些聰明錢,提前看到一些被錯誤定價的機會,他進去了,進去之后可能更加主流一些機構看到這些機會也進來了。后期更多一部分是一些后知后覺個人投資者散戶的錢進來,還有一些機構募很多錢,這時候受各種邊界約束被逼著投這些公司,這樣情況會導致有一些公司估值階段性肯定會高估,現在這個階段春節前時我覺得有些公司估值,我角度來看不管跟歷史相比還是跟未來成長性匹配這個角度去相比,我覺得是支撐不了這么高的估值,一百倍醬油,可能每年百分之十幾的增速支撐不了八十倍,一百倍的估值。這一種情況下同樣道理有一部分聰明錢開始悄悄撤退了。這時候對于那些主流機構來說,他可能由于各種原因盤子太大,資金量太大,沒有能夠那么頻繁換倉,這一種情況下面如果整體這一些公司估值太貴一旦增速達不到預期,可能會產生一個說法戴維斯雙殺,業績可能達不到預期,這些公司好在什么地方?剛才兩位嘉賓也講到,這些公司本身絕大公司沒有問題,無非大家覺得估值貴一點。這一個事情我覺得是見仁見智的問題。什么是泡沫,什么是估值,理論來講未來現金流是提前到今天TCF算出來,但這個事兒很不靠譜,未來怎么預測,哪些模型來做,一百人里面一百個估值,但不管怎么說,后面階段后面進去哪些人,因為利潤很薄甚至剛好處于虧損邊緣,從心理學角度這一批人對于虧損的容忍程度或者對波動的認同度最低最容易多殺多。

  【19:37:09】

  朱小玉:是,這確實是要關注的現象。

  梁宇峰:對,反過來有一些很低價格買進去,盈利已經百分之二百,三百。他對波動容忍度會很高,這一件事情本身是不是合理是圍繞行為金融學角度未必合理,但現實就這樣。

  朱小玉:存在即合理,如果說你已經盈利,剛才一個觀眾說盈利500%,如果真的有我覺得非常好,非常厲害選手。但相信你有五倍盈利空間,短期可能20%以內的這一個振幅可能都不會特別進行關注,這確實就是你的成本決定您的心態。我們再和魏總聊一聊,之前我們先看一下大家留言,剛剛說大家有沒有投資過這一個抱團股的標的,情況怎么樣,也和三位嘉賓匯報。有朋友說去年年中到現在虧損九十萬,資產占2/3,是比較大的虧損情況。還有朋友說虧損,還有說盈利五倍,我覺得兩個極端都有,不管之前怎么樣,希望我們的節目之后大家都能夠有一些啟發,在未來的投資當中都可以每天更上一層樓。

  【19:43:26】

  朱小玉:好,回到魏總這兒,先回答一下網友留言,流動性您覺得什么樣的情況之下,在什么樣的時間節點當中會存在著拐點的可能性?

  魏偉:關注A股市場主要看國內動向,中國看貨幣政策,2020年逐步回歸中性,四季度說維持中邢臺市已經很長時間。宏觀供給角度來說,央行角度來說表態好幾個季度是連續的。另外就是關于資本市場,有沒有新增資金進入,之前比如說市場在開放,海外的資金在進入,機構投資者的發行狀況很好,其實也還是有很多原來儲蓄資金在逐步的進入市場。今年一季度實際我們看好了,市場下跌的,整個一季度來看,看我們的權益比如說公募類資金份額是增加的。也就是說實際上在市場波動過程當中,當然它的發行力度比去年要慢,實際上資金還是在逐步進入。剛才看到了,什么樣的情況下會發生反轉?歷史上來看第一高通脹導致貨幣政策收縮預期出現,當然了今年一季度整體的通脹走勢并不是特別樂觀,大宗商品漲,整體價格也漲。確實現在為止沒有到整體的中國因為提前改變了貨幣政策的取向之后,我們的說法是為未來,如果經濟下行留了政策空間,所以似乎來看,短期沒有到那個程度,但如果說要觀察的話比如說通脹的超預期這個上行,帶來政策的拐點,這一個是很重要的。另外就是對于市場預期的這一個趨勢性的變化,會導致資金趨勢性的流出股票市場,這一個時候需要注意。

  【19:43:48】

  朱小玉:今年也說不要急轉彎,這會不會是大家會看到所謂的苗頭。

  魏偉:不要急轉彎指對整體經濟流動性,更多對于企業等等影響更大一點,對資本市場來說,如果我們資金資產配置方面會中長期看好權益類資產的話,實際上它的流動性的結構性轉移是利好于資本市場會多一些。這一個趨勢如果沒有發生變化的話,其實它的大趨勢上還是沒有太大的變化的。

  【19:44:22】

  朱小玉:好的謝謝魏總,我們再和線上的戚總進行探討。我們剛剛說的一個想跟您探討話題,您看待接下來A股機構持倉比例上行,也可能會決定市場成熟程度。我們剛剛說關于機構的比例的問題,決定A股的成熟程度,但我想把這一個問題結合到整體的全球市場跟您探討一下。比如說美股其實是一個機構持倉比例非常高的成熟市場,在成熟的市場當中,它同樣存在著抱團現象,所以是不是不管市場的成熟程度與否,所謂的抱團現象會永遠產生呢?

  戚克栴:這是一個特別好的問題。抱團是一個結果,抱團的意思就是有一部分參與者,他們有類似趨同行為,然后去抱團。然后他們抱團一起之后,他們在影響市場。這一個問題就來了,是什么樣的人在抱團?說得土一點,是白癡在抱團還是受過專業培訓,有更好的職業道德操守,合法訓練出來的一個在抱團。所以我覺得僅論抱團的好壞,有可能是沒有意義的。核心是要看誰在抱團。在西方市場就像主持人所問的,是更多的專業的機構,當然也有很多人在挑戰,他們也沒有那么專業。但大概念他們都是在一個類似于張磊(音),張磊是耶魯商學院畢業的,在耶魯學校學習過的投資者。毫無疑問西方投資者,無論受過基本的會計培訓,財務培訓,估值培訓等等肯定是更系統。 我經常講我們國家,中國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國家。中國建國之初引入很多偉大科學家,錢學森,錢偉長,鄧稼先等等。但我們國家事實上只有在近十幾年,甚至在近幾年里面,在西方受過非常專業培訓,同時跟著西方老把式學習過的人才慢慢回流到中國來。為什么?他掙太多錢了,一年掙幾千萬,所以他需要有更大的理想,更大的情懷,而且一個風清氣正環境。我反復強調我們監管者其實在做一個很好的事兒,你在把這個市場做得規范,而不是更多的不好的甚至違法行為為主,所以回答您的問題,就是我認為一個三百年資本市場的抱團,跟一個四十年資本歷史抱團有所不同。一個受過更好培訓的抱團恐怕最有利的,這是為什么我看好近期中國的抱團。

  【19:44:43】

  在這之外我想補充兩點,第一點想講一下什么是價值投資,按照哥倫比亞大學上課標準教的一個價值投資。價值投資不是投低PE的公司就是價值投資,價值投資也不是投茅臺,投好公司,投高增長的公司就是價值投資。價值投資也不是投成熟的公司就是,更不要說價值投資更不是用保險的錢來投就是巴菲特就是價值投資,這全都是誤解。我在國內聽的,我為什么要說價值投資?價值投資最起碼哥倫比亞大學體系內有非常清晰的定義,而這個定義我很少在國內聽到。

  什么是價值投資?價值投資是三段論,第一點資本市場是一個瘋子,是不理性的。這一點與我們社會主義國家經濟培訓的體系,資本主義經濟危機體系是完全一致的。最起碼在我們所謂哥倫比亞大學也有幾個諾貝爾獎獲得者這一個圈子里面,認為資本市場的價格不代表價值,它是一個瘋子,是一個情緒非常不穩定的人,這是第一點。

  價值投資的第二點是講在這一個世界上,有一少部分人,他們受過很好的培訓,他們能夠耳熟能詳的報表的每一個環節,比如說我們回到國內,我們甚至可以看出來什么樣的報表假的跡象是假的。他們受過很好的財務培訓,同時他們對數字有天生敏感,這一小部分人是可以算出來的,就是剛才梁總講的非常好,折線現金流不同人的確差別很大,在哥倫比亞大學我們認為極少部分可以算出來。

  第三點價值投資就是你一定要按照比你算出來出的一半買這才是價值。

  【19:45:04】

  朱小玉:我們再跟魏總探討一下,我們說一個是主動一個被動來進行抱團,但其實對于我們普通投資者來說,我們既不能做到主動,也不能夠做到被動,而我們可能相對來說更加容易做的一個詞叫做跟風。我們聊巴菲特老先生持倉股,更多也想看看所謂賽道當中所謂投資當中一些大佬,能不能給我們一些方向當中的選擇,也給我們一些可能接下來更多的一些定義。這當中他具不具備一定所謂的跟風性呢?比如說巴菲特先生的持倉股,A股當中所謂抱團股也好,為什么能夠一直吸引更多普通投資者孜孜不倦在進行更多關注?而這當中是否真的能夠選擇到相對來說適合我們一些品種呢?這一塊兒想聽魏總談一談。

  魏偉:我說一說我們的一些理解。首先我們到底學巴菲特先生學什么,對于一個普通投資者來說,在股票市場參與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投資的時間。所謂跟風不是一個短期跟風,這一個月喜歡這個,下一個月追另一個熱度。大概率這一種行為會導致比較多的虧損。

  首先我們要學投資的行為,你要有一個長遠的眼光去看。你要看得長遠。第二點要了解這個公司,這一個事情。至少這一個公司的產品,你有可能是知道的或者你也用過的,對于它的市場,它的增長等等。最后結合到市場的價格,我大概能夠理解這一個公司會有多少的增長等等,最后他現在的價格是什么,然后決定我的投資決策。

  【19:45:18】

  朱小玉:我還想跟梁總探討一下,您的想法是什么呢?

  梁宇峰:我想起兩個故事,一個我原來管研究所時,我們有研究員也跳槽到市場上非常著名一個私募叫做浙西(音),發生一些很好玩的事情。浙西每年賺很多錢,研究員也偷偷跟著買,永遠都虧錢這是一個故事。

  第二個故事我們自己從2013年開始做一個聰明錢策略,很簡單跟一些長期業績很好的公募基金包括社保去選他們的股票,大概一個組合就三十四十股票,季報公募我們會換,財務指標,估值指標去換,跟著聰明錢懸鼓。我們發現這一個組合的超額收益率非常驚人,2013年到現在已經大概七八百的超額收益。這七八年時間滬深30漲幅不大,組合收益率非常驚人。所以這兩個故事說明什么?第一個所謂的跟風,就是你跟聰明錢賺錢,這一個策略本身如果你跟對人是有效的,但如果跟的是那一些短炒的,別人賺錢你就是韭菜。

  【19:45:32】

  朱小玉:因為您總歸會慢一下,有時間差。

  梁宇峰:對,聰明錢策略是在中國是可行的,問題是得會用會跟。我覺得其實第一個你得選長期業績好的公司,看他們的時長,因為這些公司它的換手率很低,如果跟浙西你今天跟去他明天賣掉你又不知道,這是一個事情,你得跟長期業績好的。第二個因為這些公司買的股票,你看季報公募,錢是公布了,沒有關系,本來是長期,可能你買入成本比他略高10%,20%沒有問題,跟長期增長空間比起來這一個10%,20%的所謂時間劣勢沒有任何問題。核心問題找對長期業績好的機構。

  第二個做組合,你不能說我覺得他買那個票我特別喜歡就滿倉買這個股票,你做一個組合,我們那一個策略就很簡單,就這么一個策略,到時候疊加一些比如說估值指標,階段性漲幅不要太大,做一些篩選就可以了。這一個策略會遠遠戰勝指數,也會遠遠比很多絕大部分個人投資者去亂投業績要好。

  【19:45:42】

  朱小玉:還有一點規避大部分單一標的上風險,比如如果出現一天殺一個白馬殺到你怎么辦,確實也是相對來說比較好的一塊,這一塊兒策略希望今天正在收看我們直播的觀眾朋友可以學習并融會貫通。剛剛我在篩選大家留言,歡迎更多投資者朋友通過我們的留言平臺與小玉互動。

  【19:47:48】

  朱小玉:問一下魏總,這個留言問到一個點,之前公募抱團的這些品種走幾年很好一個慢游趨勢,突然年前年后階段來一個斷頭殺,大家找原因為什么這一個時間段會下來,除了剛才所謂流動性預期之外還有一個點所謂抱團股這個位置上的高估值。殺下來多少?有的可能殺百分之三十,四十,甚至五十,這樣一個跌幅之后估值一定合理嗎,估值真的已經到了合理區間嗎?假設估值是殺下來百分之三十到五十才是合理區間,為什么這個月很多品種又被抱上去了,抱上去是不是回到這個問題又是高估值,未來是不是還存在一定風險,這些節奏性如何把握?

  【19:47:58】

  魏偉:今年春節之前我們看到非常多的行業跟板塊估值到非常高水平,我們估值一般兩種方式看,一個絕對估值,像茅臺七十倍,八十倍,有投資者問我貴不貴?我覺得貴。他不覺得,每個人對估值敏感度不一樣。另外相對估值,在歷史估值分位上,有一些行業依然在歷史估值分位90%以上,處于歷史最高估值水平。為什么在那個時點調整?有很多短期因素造成,一旦市場形成一個短期趨勢以后,實際上會有一個疊加效應的。這樣一個調整之后,對未來資本市場有一句話叫做時間換空間,其實我們看估值這個問題并不是靜態的。更多的投資者,其實是應該去希望上市公司用業績增長來逐步的消化估值。比如很多新興行業,我們現在了解到的比如說像新能源汽車,零配件,上游相關行業景氣度非常好,一些上市公司一年可能業績增長翻倍甚至翻倍以上。也就是說這一類的好的賽道里面上市公司,有可能通過時間它的估值是往下修的。市場經歷幾個月調整以后,我們舉去年例子,2020年3月份一度看到半導體行業見到第一個頂峰,去年3月份的高點,調整三到四個季度大家再看這個行業景氣度依然很好,估值經過幾個季度修復以后,你也不能說多少是合理,可能到了50%分位,現在又覺得相對于其他的板塊機會又開始多起來,所以國內資本市場上我們很大程度經常會看到這樣一個此起彼伏的機會,就市場不斷在尋找新的方向。但在一些主流的行業和跑道上,其實投資者也不停在觀察,經歷了一段時間的修正之后是不是一個更好的介入機會,或者有的投資者高位揀一些再增加一些可以通過一定方式做低一些成本,市場在不停發生變化,熱點也不停在發生變化。實際它的估值這個結構性的修復的速度跟力度,我們的觀察也是比較快的。

  【19:48:13】

  朱小玉:這是魏總給大家的觀點,這是非常重要的問題,我們再和梁總探討一下,還是這個問題,為什么?大家其實糾結在估值這個事情,比如魏總舉例半導體可以理解,因為從高位殺下來殺下來很久,估值回到相對來說均值相對水平很好理解,但抱團股其他一些品種比如消費,醫藥可能更好一些,像酒當中,這一個所謂消費當中估值殺到合理狀態了嗎?這一塊接下來怎么看?

  梁宇峰:首先這些所謂核心資產抱團股里面未來一定會分化,有一些公司競爭力非常確定的,是能夠長期保持下去的。能夠通過時間,拉業績增長,消化估值壓力,有一些我認為是很難的,甚至包括很多的所謂的高增長行業,其實高增長行業另外一面是競爭格局高度不確定性。反過來別看有一些行業很傳統,增長不高,但競爭格局非常確定,這是另外一個話題。

  其實講到估值,我講一個小故事。前一段時間有一個段子快手在港股上市,好象就沖破一萬億人民幣,有一個段子說那快手為什么一萬億,一個小破站,快手一萬億,騰訊說快手一萬億,騰訊得至少多少萬億,阿里跳出來說看騰訊漲上去了,阿里得漲上去,百度說那幾個都漲了我也得漲,漲完B站說你們都漲我也得漲。這一個就叫做相對估值。我們其實資本市場里面很多人看相對估值,就是剛才說的消費里面茅臺干七十倍,憑什么我不能干到五十倍,六十倍,另外一個說你能夠干到五六十倍我為什么不行。剛剛戚總說真正長期投資價值投資看絕對估值,恰恰DCF絕對估值這個事兒只有少數人可以比較精準做的事情,相對估值大部分人都能夠接受和理解的事情,這就導致大家對于估值這個事情本身其實是用的方法論完全不一致的。所以回到抱團股這一個,就是我的兩個結論,第一個認為有一些肯定高估了,但里面有一些公司真正的有長期競爭力,競爭格局好我認為可以通過時間讓盈利增長消化估值。第二個就其實每一個人的估值方法不一樣,決定了它的投資風格是不一樣的,所以沒有一個放之四海的標準。

  【19:48:22】

  朱小玉:梁總總結非常到位,第一就是雖然現在的估值高,不代表估值一定會高,可以通過很多渠道和方式把估值降下來。第二個可能短期當中有更多的方式來決定你可能在一個相對來說偏高估值當中選擇一定好的高的收益,這是一塊,非常感謝梁總,說的也非常實在。

  我們再連線一下戚總,巴菲特老先生也說到過,以合理的價格買進好的公司,是遠勝于以好價格買進一家一般的公司。這一個應該如何進行理解,您覺得如何來評估公司的合理的價格呢?

  【19:57:09】

  戚克栴:這是一個非常好的問題。我再反饋一下,也不一定說的百分之百對。其實我理解巴菲特,我過去七八年一直參加他的股東大會,他反饋自己人生時特別感謝芒格教給他一個,他從他老師那里沒有學到的東西。他的老師一直講便宜的來買公司,事實上是芒格教給巴菲特如何在一個合理價格買一個特別優秀公司,無論如何您剛剛問這個問題是非常關鍵的。這是一個相對估值法還是絕對估值法的問題。就是您看公司股票好象挺滿挺高,但事實上如果有能力,這個事兒就難在這個地方。很少有人有能力來預測他絕對的未來的一個東西,我一直在反饋,因為我從小是搞數學競賽的,我一直研究,覺得這像初中數學聯賽,高中數學聯賽一樣,極少數人能夠把握得到。所以我其實覺得在現在這一個時代下,以一個合理的價格買一個優秀的公司,是更容易賺錢的一個價值投資的方法。而不是格雷厄姆最小的這一個東西。

  我對數字極其感興趣,主持人我們把您這邊發來四季度前五十名基金重倉股算一下,我的結論,當然我們模型不一定百分之百對,大約有70%它的價格是高于它的價值,但依然有30%它的價格是低于它的真實價值的。如果按照巴菲特標準,你再五折買更難。前五十名里面五折大概只有2%,3%左右。所以我已經表達了我的觀點,就是我對所謂大家覺得高的有泡沫的這一種,其實我覺得這里邊事實上還是有30%左右是有一定投資價值的。當然如果用更嚴格五折價格買東西的標準恐怕就只有更少的標的。

鄭重聲明:用戶在財富號/股吧/博客社區發表的所有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視頻、音頻、數據及圖表)僅僅代表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作者:您目前是匿名發表   登錄 | 5秒注冊 作者:,歡迎留言 退出發表新主題
鄭重聲明:用戶在社區發表的所有資料、言論等僅僅代表個人觀點,與本網站立場無關,不對您構成任何投資建議。用戶應基于自己的獨立判斷,自行決定證券投資并承擔相應風險。《東方財富社區管理規定》

掃一掃下載APP

掃一掃下載APP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908328號 經營證券期貨業務許可證編號:913101046312860336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021-34289898 舉報郵箱:jubao@eastmoney.com
滬ICP證:滬B2-20070217 網站備案號:滬ICP備05006054號-11 滬公網安備 31010402000120號 版權所有:東方財富網 意見與建議:021-54509966/952500
亚洲中文字幕无码一区,最新日本免费一区,波多野结衣一区二区三区AV高清,国产亚洲AV2020最新网站